分卷阅读22(1 / 2)

愿你上钩 止咳糖浆 3604 字 3个月前

我就不用知道了,你能管我一辈子吗?”想起江骁说的,宇哥早晚会有对象,不可能一辈子守着他,祁云安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落寞。

“你愿意我管你一辈子,我就管你一辈子。”靳宇卓说完抬手把祁云安身上那件湿透的羊绒衫脱了下来。

他不是想让靳宇卓管他一辈子,他要的是两个人像现在这样一辈子。可是现在这样是哪样?祁云安定定地看着对方,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表达清楚自己内心的想法,又或者他现在也根本搞不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洗澡吧,衣服都打湿了。”看祁云安的情绪平静下来,靳宇卓拿起那件湿透的羊绒衫推开淋浴房的门准备出去,却被叫住。

“不准走,你帮我洗。”祁云安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提出这个要求,不知道是晚上喝的酒现在才开始上头,还是阿泽的话让他迫切地想验证什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说出口了。

一不做二不休,祁云安干脆把下身的衣服也脱干净塞进靳宇卓手上,背对着他站在淋浴下面。他不敢面对着靳宇卓,因为害怕被拒绝,也害怕看见对方诧异的眼神,更害怕靳宇卓会拉开门直接走掉。

耳边是花洒淅淅沥沥的水声,直到那双手拆掉自己头上的皮筋,拿过洗发露挤在上面,祁云安才放下心来。从小到大,靳宇卓从没拒绝过自己任何要求,这次也不例外。祁云安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被宇哥偏爱的人不是自己,他该如何面对。

今天的祁云安显然是反常的,但靳宇卓什么都没有问,他可以帮祁云安解决所有问题,但唯一解决不了的就是感情。他不知道祁云安今天爆发出来的强烈占有欲是因为习惯了彼此的世界只有对方,因为太过依赖难以割舍,还是因为祁云安对自己有超出亲情范围的情感……

头发上的泡沫被清洗干净,那双熟悉的手往身上抹沐浴露,手掌和皮肤接触时的颤栗感又来了。祁云安极力忍耐,可是随着掌心和身体的摩擦越来越多,带起的细小电流全都涌向了下身。不经意间,乳头被手指蹭了下,祁云安差点没叫出声来。身体越来越烫,他不得不把手扶在浴室的墙壁上,瓷砖冰凉的触感才让那股燥热稍微缓解了一点,但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身后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何处,他无从得知,只要想着身后站的是靳宇卓,身体的欲望就不被控制地调动起来。前面那根慢慢挺立起来,在水雾中颤巍巍地轻轻晃动。祁云安这时候觉得后悔已经晚了,即使是背对是靳宇卓,被发现也是早晚的事。第一次可以解释成偶然,第二次可以解释成碰巧,第三次只能说明自己被靳宇卓触碰时才会有反应……

对方的手顺着小腹下来,把泡沫抹在腹股沟上,轻轻揉搓。祁云安只觉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大脑里一片空白。他还没想好该如何跟靳宇卓解释,自己精神十足的那根被对方握在手里,慢慢套弄起来,就好像之前帮他那次一样。靳宇卓什么话都没说,淋浴房内除了水流的声音,很快就夹杂了自己的喘息声。

此时的沉默让祁云安松了一口气,今夜他的大脑早就超负荷运转,思考不了任何问题了。柱身被掌心摩擦,指腹在冠状沟反复揉弄,快感迅速从性器的顶端传遍全身。身体遵从本能在欲望里沉沦,大脑也跟着放弃挣扎享受其中,祁云安低喘着抓住对方的手腕,不知道是想推拒还是想被弄得更舒服一点。

可能是弓着腰趴在墙壁上不太方便动作,靳宇卓搂住他的腰往后带了下。祁云安顺势靠在他怀里,靳宇卓身上的衣服没有脱,隔着一层湿透的薄薄衬衣面料,祁云安可以感受到他胸肌的轮廓。后背因为身体抖动和略带粗糙感的布料贴在一起,又是另外一种刺激。

手腕快速晃动,拇指在顶端来回刮蹭,铃口在强烈的快感中不断翕张着吐出腺液,又在掌心的带动下涂满柱身。祁云安忍不住扭动身体把自己往靳宇卓掌心里送,汹涌澎湃的欲望让他渴求更多的爱抚。他很想回头看看靳宇卓此时的表情,最终还是不敢。

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大,阴茎上每个敏感点都被照顾到,掌心在娇嫩的顶端摩擦时,祁云安舒服得快哭出声来,明明已经很想射了,却硬撑着希望多坚持一会。

感觉对方身体越绷越紧,握在自己手腕上的力气越来越大,靳宇卓贴着他耳边轻声说道:“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