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章(1 / 2)

第90章()

回抚仙湖的路上,由于只有孟园与妙缘法师两人,司机就成了妙缘法师。

?暮时夏提醒您《穿回现代搞修仙》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孟园以前应该也是会开车的,她在家里翻到过自己的驾照,只是如今早就忘得一干二净,自然不好去当司机,不然肯定会发生事故。

这一路走来,妙缘法师一直十分沉默,此时车内只有两人,她却是难得开口了。

“孟医生,您说咱们真的能找到清湖村吗?”

孟园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也不知道。”

妙缘法师说:“我刚才听见您与老祭司的谈话,还以为您发现了什么。”

孟园如实说:“没有,我什么也没发现。”

“天眼也看不到吗?”

孟园无声摇了摇头,妙缘法师也不禁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车内太安静了,这位法师又忍不住出声:“孟医生,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问您。”

“你说。”

“您方才跟祭司说,让阴母像成为地母城的地母像,我能问问为什么吗?我有点不明白。”

孟园默然不语,思绪却不由得回到那座小小的地母庙中。

姬莲其实也问过她这个问题。

“孟园,虽然你是一片好心,但我并不觉得我能成为地母,让我去当地母,这不是对大地的亵渎吗?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跟祭司说呢?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多么肮脏啊……所以请你去跟祭司说清楚吧,我觉得这个交易很不合适。”

少女说这番话时格外真心实意,她真切地认为自己不配,她只是一个鬼怪,鬼怪怎么能成为受人敬仰的神明呢?

孟园的做法对她很好,可她无法心安理得地去享受这种好处。

狭小的暗室里,道人沉默了很久,才缓声道:“姬莲,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如果一片大地上有一位神明,这位神明一日日地收割着地面上人们的信仰,祂将大地上的人类当做自己的所有物。忽然有一天,地上出现了另一位神,有一群人开始信仰这位神,你觉得最初的神会如何?”

少女虽不明其意,但还是想也不想便道:“会消灭掉另一位神吧?”

孟园又慢慢地说:“如果另一位神并不存在呢?那一群人只不过是在崇拜一种自然,最初的神会如何?”

少女沉默了,室内寂静无声。

过了一会,她不确定的声音轻轻传来:“会……消灭掉那一群信仰不忠诚的人?”

“是啊。”

孟园第一次经过地母城时,专程在这里停留了两天,一般旅途上她很少这样停留,那一次却足足呆了两天才离开。

若不是小蛇突然蜕皮,她或许会待得更久。

可当时她并未发现地母城的异样,地母城也确实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这里只不过拥有另一种信仰罢了。

为什么她会停留那么久?因为那些储存在泥像里的信仰之力。

() 那些信仰之力如白日里的一盏盏灯,虽不亮眼,却也能被清晰看见。

既然她都能看见,那月亮是否也能看见?

孟园不得而知,却为此感到心头沉重。她道心圆满,对即将发生的事总是有所预兆,地母城给她的预兆并不算好,似是风雨欲来。

此后离开地母城,前往逮国解决阴母教时,她也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座地母城。

修行者的预感从来不是预感,而是来自未来的提醒。

她不得不提前做出准备。

道人低低叹息着:“人类对神而言多么渺小,抹去一群人对祂而言,太简单了。”

姬莲也仿佛明白了什么:“孟园,你说的那群人是地母城,对吗?”

孟园没有回答,然而不回答有时也意味着一种回答。

姬莲迟疑地、语气沉重地问:“最初的神……又是什么?”

孟园说:“我不知道。”

这些天来,她似乎经常说这句话。面对如今的这个世界,她知道的东西太少了,很多事物都等待着她去探索,很多真相都等待着她去挖掘。

最终,少女轻轻地问:“所以,我必须成为地母,是吗?”

孟园说:“我不确定我的猜测是否会成真,但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有那么一丝反抗之力。”

有神明的族群至少拥有一丝力量。

不然,就只能作为待宰的羔羊了。

孟园的回答让姬莲做出了选择。

“你可能会被第一个抹除,你也愿意承担这一切吗?”

“以前很多年我都在害人,虽然不是自愿。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愿意去成为一名保护神。”

*

车内默然无声,只有发动机微微的嗡鸣声在回响,道人似是出神了片刻,而后才回过神来,淡淡笑道:“只是觉得神位空置,放着有些可惜罢了。若是姬莲成了地母,以后也能保佑清湖村人。就和城隍爷一样,有总好过没有。”

研究所几人并不能看到信仰之力,甚至连感觉都感觉不到,这种力量实在太过纯粹,似乎凌驾于大部分能量之上。

孟园也没跟他们说明,按照“月亮”之前的做法,只要不涉及到核心机密,它一般不会随意抹除人。

妙缘法师微微颔首,接受了她这个说法,但也不免叹息:“只是老祭司那边……应该会承受不小的压力。”

孟园默然不语,双目眺向窗外,眼神落在路边次第而过的青山上,眼底却不曾倒映出任何影子。

很多时候,她也会感觉无能为力。

时间一晃而过,傍晚时分,研究所四人在抚仙湖畔一座小镇茶楼汇合。

姜希微与天算道爷跑了不少地方调查,时间又进了六月,气温直线升高,两人热得浑身直冒汗,一坐下就接连灌了两杯凉茶。

道爷举起手不住地扇风:“嗨,跑了那么久,我腿都快断了!”

老会长笑话他道:“你

比我年轻几十岁,连我都比不了。”

道爷翻了个白眼:“我又没练气功!”

姜希微是道学世家出身,从小就开始练家传气功,才能这么大年纪依旧跋山涉水不在话下。

孟园含笑看着他们道:“你们探出什么了?”

姜希微说:“根据附近村人的说法,清湖村确实是存在的,不是地母城的人的臆想。不过奇怪的是,大部分人对清湖村的记忆都比较模糊,只记得有清湖村,却不记得它具体的位置,也不知道它什么样子。”

“倒也不奇怪,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

“是的,所以之后我们又找了当地政府记录的档案,县城有百年前的县志记载,上面也有清湖村的名字,甚至还标注出了地图,的确就在老祭司所指的那块地方。但当我们问政府人员,那些人却说清湖村早就毁在战火中了,所以后来才没有记录。”

“这个也不对,”天算道爷补充,“那地方根本没有战火的痕迹,就是一片原始山林。”

孟园总结道:“所以清湖村肯定是有的,只是不知为何突然消失了?”

“是的,我们还带了探测器去探了,整个林子都差点翻遍了,一点人住过的迹象都没有。”老会长无奈地摇了摇头。

今天他们可真是忙了一天,一直在奔波,可惜一无所获。

孟园也沉吟不语。

为今之计,也只能慢慢来了。

天算道爷忽然转头朝着一个位置看去,冷不丁开口:“克劳德?”

鬼魂克劳德吓了一跳,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蹦到了另一个地方。

“他怎么也能看见我!?孟女士,你们龙国人难道都有超能力吗!”

克劳德大惊失色。

道爷哈哈大笑,为自己的敏锐得意洋洋。

不过转头发现大家都无语地看着自己,道爷又故作正经地咳了两声:“找不到就找不到嘛!嗨,这个世界上神秘的事多了去了,要是咱们事事都能解开,那咱们得有多厉害啊?”

他心态倒是很好,毕竟清湖村事件对研究所来说不是一件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查不出来是研究所能力不足,也不能勉强。查出来也不过是替地母城人找到故乡,研究所又没什么好处。

研究所成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开世界真相,找到史前文明的修行法门,这才是他们最终的目标。

当然不是说他们不查了,只是不会将重心放在这里。

接下来果然如此,第二天调查再度一无所获后,妙缘法师便结束任务回家去了。

只留下孟园、姜希微以及天算道爷,哦,外加一只克劳德鬼。

三人一鬼专程租了一个小镇民宿,住在一个小院里,每日一大早就去湖边转悠,寻访本地人或是实地探查,早出晚归、日日如此。

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令孟园猝不及防的事。

第四天清晨,克劳德的鬼魂已经十分淡薄,几乎要化作烟雾消散了

夏日的天亮得很早(),早上六点多天就亮了?()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太阳却还未升起,天边挂着一轮浅淡的月。

淡淡的月亮高悬于青天之上,下方是浩渺的湖,远处是层叠的山,山峦与天空重叠的地方汇聚着一层淡淡的微红的云,那是即将升起的朝霞。

抚仙湖的湖水在晨风中轻柔地荡漾,克劳德坐在屋檐上,怔怔望着那一轮月亮。

孟园从屋里走出来,仰头看向他。

“克劳德,你在看什么?”

克劳德低下头,神情里透出一分茫然:“孟女士,真是奇怪,我感觉那轮月亮在呼唤我。”

孟园禁不住愕然。